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全球文化研討大會

2015-11-23

一篇題為“沒事別想不開去創業公司”,公號“Spenser的二次學習日記”,作者Spenser。


這篇講述創業公司有多難對人要求有多高的文章,7月22日21點發出,次日午間閱讀量已過十萬加。


還有一篇文章,題為“節節敗退的中產階級”,公號“野狼大勢”,自稱由野狼編輯部原創,但這篇文章大部分內容來自于對《經濟學人》一篇“China's Middle Class”的編譯,夾雜著野狼編輯部自己的些許觀點。


這篇文章于22日下午2點推出,次日午間訪問量同樣十萬加。(后來被刪除,不過頗有些公號又在那里推出,微信中能搜到同名文章若干)


這兩篇東西,結合起來看,是很有些意思的。




創業門檻的確是相當低了。


以前可能還需要一些資金,懂一點代碼,才能進行互聯網創業,到了今天,一個人單槍匹馬就可以開始創業:只要你會寫字。


我和朋友們在交流的時候,提到這樣的看法:微信極大地降低了互聯網創業的門檻,使得全然不懂程序代碼的文科生,也可以大批成為互聯網行業的創始人(founder)。


這就是所謂“內容創業”的驅動力之一。


政府也在鼓吹創業,各地都有支持創業的政策,這里有安排就業的小算盤,也有借助創業來推動產業轉型的大算盤。


但這些因素并不是全部。


在我看來,有一項更重要的因素:恐懼。


正是因為恐懼,才會投身到其實都明白的“創業維艱”。


這已經和賭博差不多了。


類似“沒事別想不開去創業公司”這樣的文章很多。


無非就是:創業非常艱難,創業公司的風險系數很大,無論是自行創業還是加入創業公司,素質要求極高。


類似“節節敗退的中產階級”這樣的文章也很多。


無非就是:經濟并不好,房價是天文數字,還有各種各樣除卻經濟以外的因素,促發了太多中產們的移民念頭。


不過,如果把這兩篇文章聯系起來看,就是很明顯的一因一果。


正是因為對未來的極大擔憂,才推動大批的人投身九死一生的創業,以期辛苦七八年,安穩一輩子。


這里面絕大多數人,我以為,夠得上“知識階層”——大多數人都受過至少大專層面的高等教育。


這當然就是“搏一記”的想法。


掃描二維碼分享到微信

在線咨詢
聯系電話

020-28172314

两个男生吃我胸在线阅读